返回首页-歌曲名称:《chAngE》-《TV动画《死神》OP12 》
歌曲背景和评价:死神的头一卷,它飘口处写到“大家好,这是《境·界》的第一卷。我画得很认真,请大家多加珍惜。” 然后一个喜庆燃的民工漫就开始了。也算是惯用的系统构架,创造了不可胜计的专有词汇,开头的基础铺设看起来很简单,但越往后越复杂,当98的画风进步到凌厉且流畅,故事才推向高潮了。不过我也就主要感怀一下蓝染篇,看死神的时间都集中在高三,之后不能看了又加上毕业,陆陆续续的跟不上进度,穿插着了解什么剑八生死不明、日番谷卍解的形态让他长大了、剑八的野晒与八千流、葛力姆乔的复活之类云云吧。 我最喜欢的人物要么刻着怖栗的疤,要么印着墨绿的泪痕,均为怪胎。例如更木剑八,第一眼看就不是什么善茬,长相残暴灵压最低智商为负,从头到尾都靠硬生生的真功夫。他眼睛里太少光亮,尤其难得从眼尾洇出点儿湿气,干柴的颧骨勾连着生涩的上下颌,灵魂像生锈扭曲的铁皮桶里瑟缩着的一个不会拐弯的厉鬼,很打怵。这样凄厉的硬汉,拾了一朵小花骨朵儿,还把自己认为最动听的名字送给她,于是八千流笑了,在他身边永远扮演着“生机”的角色。 乌鲁基欧拉,是一位更缺失的人,被他感染是因为他对井上于冷淡中集结的呵护力,似乎有一种悲哀的同病相怜。消失之前他问:“女人你怕我吗”,井上瞳仁紧缩,慌张地向前伸手,“一点儿都不。”他大半张脸上转瞬即逝的欣喜,飘扬飘扬,融化成细沙,胸口的巨大空洞裹挟在月缺的弧线里,从头到尾,直一笔孤寂的苍白。 有的时候人物塑造就是这样了,诗人苦难强者孤独,我的爱意归类于“我喜欢怪人,偏偏你很美”。 战斗的部分刺激神经,故事诱人的地方在繁复里夹杂的小趣味,包括小乌和井上、乱菊和银、一护和石田、春水和浮竹、浦原喜助、平子真子。说到这里又不免把井上单独提出来,我完全不讨厌,相似的还有夏莉戈薇之类,我对温柔的男孩女孩都很有好感,而他们对主角又绝对钟情,抢走大部分情感戏,单凭这点也不难成为最后的赢家。所以我对这个熄火时间很长的结局反应平静,唯一难过的是很快筹拍电影版,很快走上前一部完结民工漫的老路。 其实说实在的蓝染篇结束之后整个故事就可以告一段落了,像华丽的梦自然收场,少年还是少年少女还是少女,各自年轻各自热血暂凝。我非常不渴望看到少年的儿子少女的女儿开启新的篇章,编排过的斗志昂扬,为了惦念重走一遭。 毕竟在你构思过一个完整的故事之后,英雄的时代就已过去,现世需要太平。 不过即便如此,久保带人啊,他还是很妙。我买的最后一卷的飘口是:“6月17日的故事,如果可以的话,请在下雨天阅读。”我等到另一个阴雨连连,看一护的母亲死在那个不属于她的雨天。我燃烧殆尽再化成一卷缠绵的风,想起他说他很认真的话,想起我要珍惜。 一护这个名字被演绎成守护家人守护朋友,到最后也只不过是第一卷里尾页的草稿人物介绍,“一护和草莓的读音一样”。 你从来不会知道,故事开始的时候,死神和草莓只隔着一把未开刃的刀,你要把爱意撒上去。 久保带人啊,他还是很妙。